报名导航
最新文章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医学考试 >

角膜病专家史伟云:擦亮你的眼睛

发布日期:2020-05-14 浏览次数[] 文章来源:未知

史伟云

近日,记者在济南见到了刚刚从美国回来的中华医学会眼科学分会常委,角膜病学组组长、山东省眼科研究所所长兼山东省眼科医院院长史伟云教授。“生老病死,时至则行。”史伟云则试图用仁心仁术,缓解人生之苦。只不过,他的“战场”是“心灵的窗纱”——角膜。

角膜病是当今我国仅次于白内障的第二大致盲眼病。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世界有6000万角膜病患者,我国约有400万名“角膜盲”患者。作为眼科角膜病专业的领军者,史伟云一直致力于角膜病临床及相关基础研究工作,是国内极少独立完成角膜手术超过1万例的专家。

“以前我们教科书上的角膜病手术都是外国人写的,外国人怎么写我们就怎么做,但是中国人的发病情况不一样,角膜感染的严重程度也不一样,按照外国人的手术来做并发症非常多。”因此,史伟云希望摸索出适合中国角膜病患者的诊疗道路。

改变角膜供体匮乏局面

美国芝加哥时间10月12日,史伟云应哈佛大学眼科研究所和医学院华人医师协会组织的邀请,来到哈佛大学眼科研究所和麻省总医院,与近百名国外专家分享了中国角膜病的现状以及生物工程角膜的应用。

在角膜盲患者中,绝大多数人可通过角膜移植重见光明。但目前国内每年仅能实施人体捐赠的角膜移植手术不到 3000例,很多角膜病患者因药物不能治疗,在等待角膜供体时,病情加重者,往往失去角膜移植手术的最佳时机,严重者将失去眼球。

“我国最大的问题就是供体角膜严重匮乏,没有角膜供体,角膜盲患者只能等待,很多患者是带着遗憾走到生命的终点,所以我们现在想尽一切办法解决该问题,使更多的角膜病盲人能及早复明。”现状让史伟云十分焦急。

于是,他牵头与中国再生医学国际有限公司合作完成全球首个生物工程角膜研究,获国家注册证并已上市,年产20万枚角膜,改写了我国角膜供体匮乏的局面。在生物工程角膜上市后,史伟云科研团队对这种角膜供体在感染性角膜病、角膜变性和外伤的治疗进行了一系列临床研究,均获得良好效果。

“这是用猪角膜基质经过脱细胞和去抗原的处理后,来替代人角膜基质的替代物,从目前临床的结果看,生物工程角膜完全可以达到人角膜价值供体的效果,可以替代人角膜基质,解决板层角膜移植的供体问题,也可以说我国角膜供体严重匮乏的局面得到改写。”他说。

为了解决角膜移植手术医生少的问题,史伟云又建立了角膜移植手术培训中心。“希望医生通过培训,回到医院后就可以进行角膜移植手术,掌握这种新型生物工程角膜材料手术原则、技巧和术后并发症的处理。”

一位真菌性角膜溃疡的患者应用生物工程角膜进行了板层角膜移植手术,术后第6天,生物工程角膜植片已经完全被正常角膜上皮覆盖,说明植片的生物相容性良好;术后6个月,角膜透明度非常好,与人角膜供体没有差异。

此外,史伟云还组织制定了眼库管理的规范化材料,创新了不破坏捐献者仪容的角膜原位取材技术,并在全国推广。

做好“换镜头”的人

其实,史伟云最初的志愿并不是医学,“以前到医院到处都是青霉素的味道,小时候我一闻到就不舒服,所以不想学医”。

然而,1977年,18岁的史伟云参加高考制度恢复后的第一次考试,填报的志愿是化工,结果录取他的却是医学。毕业后,史伟云被分配到一家县医院的外科,县医院的院长是眼科专家,发现史伟云有些天分,就问他愿不愿意由外科转为眼科,做他的助手。于是,史伟云与眼科结缘。

1989年,史伟云考取了中国工程院院士谢立信的研究生,先后获硕士和博士学位。2000年,史伟云赴美国跟随世界角膜病大师Herbert Kaufman继续角膜病的基础研究工作。

“眼睛就像一部照相机,角膜病就等于镜头坏了,角膜移植就是换照相机镜头。”史伟云说。

相关推荐:

上一篇:34岁药剂师的“生命处方” 下一篇:学医这么苦,不逗比一点,怎么坚持下去!
收缩
  • 15953265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