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名导航
最新文章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远程教育 >

蜕碟

发布日期:2020-05-14 浏览次数[] 文章来源:未知

  作茧成蛹,破茧成蝶。年少的我们藏在厚重的茧里,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外面的世界。我们的灵魂,我们的思想都在茧里酝酿着,只期待有一天能优雅的绽放出它最美好的样子。

  

图片来自网络

  属于十八岁的战役

  十八岁那年,盛夏的光景,让我难忘,也不敢忘。那一场考试,是我人生的第一道分界线。父母送考、听见最后一门结束铃声响起、回家大睡、公布分数、费尽脑筋填志愿、确定学校专业,这一连串的故事也就发生在短短的三个月内。就这样,那年的盛夏,匆匆地就消逝不见。

  一年多前,那是怎么个样子呢?或许我还在趴着桌子上奋笔疾书,因害怕完不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回家加班加点到凌晨。或许午休时分正趴在课桌上小憩,因窗外树叶打到脸上的投影颤动而惊醒。又或许晚自修后与好友并肩躺在塑胶操场看着夜空的繁星,相互间没有交流却都能猜到对方在憧憬些什么。

  那时候的我们每天都有写不完的作业,讲不完的试题。虽然很累,但是我们的目标简单而笃定。只希望在高考这场硝烟弥漫的战役中得以生还,赢得属于自己的领地。

  在查成绩的那个正午,现在的我已经无法用言语描述当时的心境。只记得在知道分数离二本线还差几分之后,我把自己关在房间啜泣了一下午,那时候的情感最是脆弱敏感。记不清在走还是留两者间徘徊了多久,但最终还是随着志愿的录取而尘埃落定。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着实让我完全放空,刷剧,聊天,吃饭,喝酒……无休止的玩乐仿佛是对那么些年来的高考带给我束缚、压力、疲倦的控诉,或者说是呻吟!渐渐清醒以后,我才猛地意识到我已经是一具空的躯壳。毋庸置疑,当初我的动力是高考。那么现在,我又该为什么奋斗?

  高考,究竟是在万千人流中找到自己的方向,还是在茫然不知所措中的随波逐流?慢慢意识到,高考,似乎也不是我们人生中决定性的一场考核。?

  拖着行李箱的两双手

  开学前夕,爸爸妈妈忙前忙后的为我收拾行李。“敏哈,我把这几件外套放在箱子最下层了,过段时间天冷了记得拿出来。还有……”“好了好了,别什么都往里装。宝啊,你去了淮南那边每天都要记得给家里打个电话,可听到咯?”

  “知道啦!天天给你们发视频可以吧。”我笑答。看着他们为了行李箱忙前忙后,我有些呆滞了。从没离开过父母的我要独自呆在外地,我这才被眼前的现实震惊到。我又化身为一个纠结体,一面是对大学的憧憬,一面是对它的畏惧……

  2016年9月10号,爸爸妈妈带着我和行李踏上了“淮南师范学院”的旅途。四个小时的车程,我终于与憧憬又畏惧的淮师撞了个满怀。看着眼前的校园,宽阔的大道,葱郁的树木。学院统一的红色色调,未曾见过的新鲜景象,猝不及防地我被淮师灌了一碗迷魂汤。我想就这一眼,我便爱上了它那股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热情。

  爸妈帮我把行李箱拖进宿舍楼,一路嘱咐我在外注意这注意那的。那天淮南的天好像阴得异常的快,总归还是到了分别的时辰。学校门口,我禁不住红了眼眶,爸爸不忍看着我这样,拉着妈妈转身就进了车里。分明我也从他们眼里看到了湿润。夕阳下,载着牵挂的车缓缓从我眼前开走,直到消失在我眼所能及的路的尽头。我意识到,就这样,我的大学生活开始了。

  从未有过的五味杂陈

  家里的大人们常说,大学就相当于半个社会,接着便是保护好自己类的忠言。确实,大学很不一样。没有了家长父母的帮助与监管,刚开始的我们总是被一些琐事折腾的一塌糊涂。

  都说宿舍是个温暖的大家庭,其实这句话我也很认同。不同个性的六个姑娘,就这样聚到了一起。从起初相互留的“第一印象”,到最终天南地北的谈论,甚至是在寝室里“疯”式尬舞。但日子一久,生活习性不同的我们开始有了些小摩擦。没有过住宿经历的我,起初因为这个也是郁闷了好久,那时候的孤独感,是不同于先前有过的任何一种情感的。

相关推荐:

上一篇:西南科技大学2017级迎新晚会用歌声为十九大献礼 下一篇:秋·杂记
收缩
  • 15953265656